俞千炀

全职,凹凸,原耽,欧美

燃骨『1』

★预警
伪全员向,伪解密向,私设凹凸大赛各种奇奇怪怪的背景和解密,坐等官爸打脸! 时间线衍生为竞速赛结束参赛者被投放到迷宫里面,余下剧情皆为私设!
★高亮预警
独cp安雷安互攻双向,我流雷安雷,ooc归我,cp洁癖患者慎点! 如果你发现有疑似其他cp,那就是你的错觉!

——————————————

 把人分成好的和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是迷人,或者乏味。——奥斯卡·王尔德

『1』

嘀嗒,嘀嗒,嘀嗒。

水珠滚落的声音在静谧的通道里愈发清晰,雷狮提着重锤一路踏过昏暗空间,时不时停下来斜倚墙壁皱着眉头揉太阳穴。竞速赛结束以后他们就被扔进了这个诡异的地方,而进入这个地方的一刹那他就感到仿佛有把锤子狠狠砸击而下,嗡鸣声不绝于耳,与之相伴而来的是一阵一阵的头疼,好像有一把钝刀在切割颅骨。

雷狮狠劲按压了两把太阳穴勉强把头疼压了下去,凝神观察周遭确认没有危险,蹙眉淬了口唾沫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突察觉一股寒气迎面而来,指节微一泛力淡蓝电流迅速裹上手臂摆开攻势。眼前的迷宫开始轰鸣作响,巨型方块彼此切割滑行组成新的通道,雷狮盯着他好似变形金刚一般错综复杂的变形,在他停歇而下时突然睁大了双眼。

————

“祖玛祖玛!我感受到嘉德罗斯大人的气息了!那边!”

雷德仰头扫视了一圈几乎没什么差别的周遭,突然一把扯过一旁的祖玛兴奋地指了指一个毫不起眼的洞口,作势就要往里面走。

“风神指引我应该往这边……”

祖玛愣了一下口中话语悄然下落,然而没能扯过雷德,她抿了抿唇套着面具的脸看不清神情,不过还是僵硬着被扯进了那个洞穴。

—————

“这是……哪儿?”

安莉洁小心翼翼地从洞口探了个头出来观察四周,薄荷色的长发不可避免地沾上些许灰尘,不过此刻她无暇顾及,一双碧眸上上下下扫视洞口新天地,确定没有危险以后方才跳了出来。走了好几个来回了,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景色,安莉洁也不笨,她大抵也已经注意到自己好像是迷路了。

迷宫里的地形纵横交错,她会迷路也不奇怪。安莉洁左顾右盼了一会,叹了口气自掌心召唤出一小块冰晶,径直砸碎插入地底当做记号。再次进行了一次故地重游以后,目及所向几乎都是亮闪闪的冰晶,只有一个洞穴依然是黑黢黢的。安莉洁咬了一下唇,暗自心想应该就是那里了,于是缓缓上前,手中元力聚集眼看就要一冰块砸下,斜刺里却突然冲出来一道黑影,“叮”地一声将冰晶牢牢锁死在了一旁的石壁上,安莉洁一惊回头一瞅,下意识摆开战斗攻势霎时间寒风肆起,但在望见来人面孔的刹那露出些许疑惑实情。

“你……?”

————
“格瑞!”

金的尖叫声止于沉重石门关上的瞬间,号称所见皆可斩的烈斩此刻好像失了神力一般不能撼动坚固石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变化莫测的迷宫隔绝开来,轰隆一声巨响下震得人头痛欲裂。格瑞腾出手摁了摁太阳穴,他方才和金他们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注意观察了一下他们几个的神情并未发现异常,如此看来这股莫名的头痛只针对他一个人。这倒不一定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就是不知道是否有其他参赛者也有这个症状,以及这个症状……预示着什么。

格瑞斜靠石门确定金已经被紫堂幻和凯莉拉走,这才有闲心观察赛道的另一侧,那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洞口,外面类似的洞口有成千上百个,但格瑞却莫名觉得那个洞口透着股血腥气,有微风拂面卷起细小气流擦过眼睫,砭骨寒意节节攀升,掩也掩不住的腥味从洞口刮来围绕着他打转。

但此刻,除了那条路,似乎也别无他法了。

格瑞反手扛起烈斩,目不斜视地径直走进了洞口。

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就像石子落入潭水激起阵阵涟漪,再小的破坏也能影响全局,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动向都有可能将自己,将他人,推入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

真正的凹凸大赛,从现在开始。

Glory「1」

账号卡手册规定
1.荣耀高于一切。
2.无条件服从于操作者。
3.在操作者生命收到威胁时有权使用技能。
4.易主后请自行清楚前主记忆,否则会强制执行*。
5.未经允许不准使用技能伤害普通人类,特殊情况除外。
6.生于荣耀大陆,自当泯灭于荣耀大陆*。

————————————————————————

在中国有很多神秘的作战部队,有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给他一把枪他能干掉一个连的那种;有秘密训练的以备不时之需的部队,专门用来突袭和布阵;也有专攻一个技能的例如神枪手型的狙击部队。

但最特殊的那个,连国家安全部自己都不太搞得清楚他们。私下里称呼他们为怪物,因为他们的战斗方式,着实超越了人类极限。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因此除了特种部队实在没把握搞不定的任务,没人会主动找他们。

他们名为,Glory。

————————————————————

“我靠黄少天,你昨晚修仙去了?”

张佳乐刚刚迈进蓝雨俱乐部迎面遇上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定睛一看才认出来是蓝雨副队长黄少天。

“没有啊我昨晚可早就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那么困……哈欠。”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困倦和疲惫完全掩不住,一双眼睛也没了往日的神采。

“那你睡会儿去吧,蓝雨训练那么残酷吗,夏休期都不放过。”

“都说了我昨晚明明很早就睡了的!但是早上还是很困啊……”

这个夏休期黄少天没有回家,因为他答应了张佳乐要带他在蓝雨的地界好好玩玩,没想到对方来的第一天自己就睡过了头。

两人的视线死角,夜雨声烦悄无声息掩了身形。冰蓝眸光跳动,视线始终紧随黄少天的身影移动,直到看见他和张佳乐两人进入训练室,一甩披风原地消失。

“夜雨,你昨晚的消耗太大已经反应到黄少天身上了。”

索克萨尔皱眉看向随着一道蓝光闪过而出现的剑客身影,银白长发扫过宽大袍子,眉心的六芒星标志闪烁了几下,

“昨晚的情况比较棘手,我只能强杀。”

年轻的剑客敛眸覆了眼底不明情绪,修长指节轻扣腰间佩剑,金色长发束于脑后,沉默。

昨晚他们很久以前料理过的一个变异物种于非洲苏醒,初步了解是遭受日本核辐射污染产生的怪物,用索克萨尔的话说,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原因暂时不明,当年是被沐雨橙风一记卫星射线轰掉了半条命,百花缭乱甩手一个燃烧弹丢下就没再管他了,毕竟他当时表面看起来和正常的熊无异,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但是他的四肢发达得挺厉害。

来不及抽调人手,必须速战速决,以防被普通群众看见。而一叶之秋他们远在遥远的大洋彼岸,风城烟雨只得瞬移将夜雨声烦传送而去。

夜雨声烦一睁眼就给扔到了一堆沙子里,抬眼一瞧就看见这家伙亮着一双红眸张牙舞爪朝自己扑来,浑身黑气交缠,石不转来了都救不了他那种。

提剑上挑照准他要害部位注剑气蓄力攻击,翻手挽了个剑花剑锋直刺心口,幽蓝光芒凝聚。然而这家伙并不像上次一样没脑子只会用蛮力了,一记重锤下来夜雨声烦只觉得胸口一震,淤血完全不受控制地溢出嘴角。

难缠的家伙。

最后的最后,怪物是给砍翻了,剑圣也受伤不轻,极大的体力消耗和血液流失致使他不受控制地本能地去寻求补给。位于蓝雨俱乐部的黄少天自然就成了他的索取对象。

【凹凸世界】终章【回收之日】

#梗源b站【回收之日】
#有私设,cp向瑞金安雷

凹凸大赛接近尾声。

前一百名残杀殆尽,强者更强,弱者只有被屠杀的份。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愈发明朗。
这个时候能剩下的人都不再是能够被随手抹杀的小角色了,战斗者们陷入僵局,各自为营。
因此那一天的最终决战,来得如此让人猝不及防。

打破僵局的是凯莉,星月刃起手,玫红色星星一如她头上的发卡般闪亮,轻而易举染上了紫堂幻的血。小斯巴达先化作数据流飞向天边,紫堂幻的身体也碎裂成光点消散。凯莉死死拽住金不让他喊出声,因为不远处就是那些顶尖排名的人的战斗,那些究极怪物的战斗,可不是他们所能涉足的。

佩利,雷德,祖玛,安莉洁,卡米尔,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雷狮甚至没有时间缅怀一下弟弟,他只能握紧手中的战锤,狠狠砸向对手。

第二个离开的是凯莉,这个傲了一生的小魔女,被自己的星月刃狠狠贯穿了身体,黑色长发染血,她牙尖嘴利欺负了别人一辈子,死前一句话也没说,甚至没有看杀她的鬼狐天冲一眼,只留给了金一个口型。

活下去,不管用什么手段,活下去。

嘉德罗斯扛着自己的大罗神通棍,微微眯眼看向不远处的格瑞,烈斩的剑气激荡开来,神通棍周遭却毫无杀意。格瑞前跃一步出招时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嘉德罗斯那张稚气未脱的包子脸上挂着一丝释然的笑,平常随手一挥就能扫平一片的棍子并没有从肩上拿下来的意思。他看着格瑞靠近,然后后退一步,任凭呼啸的风掀起金色围巾,身后即是万丈深渊。格瑞瞳孔猛然收缩,他似乎猜到了对方的想法,却隐隐约约不敢确定。

“喂,格瑞。”

还是以往那个骄傲自大令人想扁他一顿的声音,被风扯得很远,平添几分诀别的意味。

“真希望你以前,有好好注视过我。”

细碎刘海掩眉遮眸,空出一只手轻轻挥了挥做告别状,格瑞未反应过来之时,这个找他打了一辈子架的宿敌,已经纵身跃下悬崖了。

“Bye bye”

金色碎发被上升气流掀起,犹如坠落的三足金乌般一跃而下收敛翅膀,从不离身的大罗神通棍被扬臂甩下,随着山谷中沉闷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一切归于平静。

【NO.1嘉德罗斯,确认死亡】

格瑞连注视他的机会都没有了,山谷太深,根本看不见他的身影。

嘉德罗斯以自己的命,换了格瑞生的几分希望。

鬼狐天冲幻化出烈斩指向金,随即他的后背被同样的冰冷物什抵住,耳尖轻动,早就预料到的结局。胸口一阵微凉,淡绿刀剑已经刺透心口,格瑞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抱歉,活到最后的人,不能是你。”

哼,愚蠢的友情。

鬼狐天冲没作声,晃了晃手里逐渐消失的烈斩,手臂渐渐溃散,消失,最后归于尘土。

“动手吧,安迷修。”

冷流刀和热流刀交相辉映,但他们主人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雷狮的声音伴着重锤下落,安迷修强迫自己挥起双刀去抵挡。喘息之余棕色刘海掩了眼底阴霾,轻勾唇角握紧刀柄道。

“那就如你所愿。”

转腕回力刀尖划弧,后撤一条腿稳住身形,偏头躲开雷神之锤,刀柄横握狠命一撞,竟将雷狮撞到脱手武器,他立刻扬臂一捞将人整个圈进怀里。雷狮未做任何反抗动作,他看见了冷流刀的刀光从自己背后闪过,他突然就不想躲了。

死在安迷修手上,也不错

伴随冷流刀捅进身体的瞬间,雷狮感到身前一阵温热,热流刀几乎同时贯穿了安迷修的身体,刀尖从他背后透出,但他依然死死揽住自己。

“下辈子别再见面了,雷狮。”

“休想,我要你下辈子死在我的手上。”

【NO.4雷狮,确认死亡】
【NO.5安迷修,确认死亡】

赛场上只剩下最后两个人了。
格瑞,金。

“格瑞……”

他蹒跚地想要走上前来,被对方阴郁的眼神喝退,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格瑞扬起了烈斩。

“笨蛋,别看。”

叮咛似的话语伴随一件厚重的衣服落于他身侧,刚好遮了他视线,但遮不住耳朵。

一声利器刺穿肉体的闷响划破苍穹,血腥味霎时间浓重起来,如风卷流云般消散。

指尖微颤,他甚至没有勇气揭下蒙头的衣服,去确认外面的情况,但是有人帮他确认了。

“你赢了,金。”
“我宣布,本届凹凸大赛最终胜利者是,金!”

无人喝彩,仿佛刚刚丹尼尔说得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天地间只闻风声猎猎,独他孑然一身。他踏着友人的尸体,攀上了染血的王座。

“金。”

温柔的低喃女声自身后传来,金没有回头,血腥味还在他鼻尖弥漫,无数人死前最后的哀鸣和那溃散成数据流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太快了,转瞬间的变化,让他完全接受不过来。

“辛苦了。”

有人温柔地拿下了他头顶的外套,视野骤然开明,刺目的光线让他一时睁不开眼。他的脚下,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刚刚那场世纪之战,那场赌上了所有人的性命的战斗,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届凹凸大赛,落下帷幕。

联盟阅读记事簿(四)

“那我来吧。”张新杰伸手接过苏沐橙手上的平板对她点了点头道。
于是张新杰扫了眼黑字清了清嗓子开始读。

“我总觉得张新杰一副要国旗下讲话的样子……”黄少天忍不住小声对张佳乐说。
“嘘!副队往你这边看了!”
感受到张新杰的目光瞟了过来,两人连忙闭嘴。

“ ‘这么说你不觉得他是在吹牛装13了?’
蓝河说。
‘不像,或许就是因为他没转职这一点,让他敢于不带牧师,急需的时候他可以临时客串一下。’
系舟说。”

“讲真,张新杰念蓝河那句话特别有喜感……”叶修叼着烟笑道,一旁的许博远缩了缩肩膀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 ‘你指挥?’知月倾城很意外。
   ‘嗯。’叶修说。
   ‘为什么?’知月倾城有些不解。
     ‘为了通关记录。’叶修说着,已迈步进了副本。”

张新杰用读课文的语调读完这一段后,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指向了叶修。

“我靠老叶你要点脸啊,在妹子面前能不能谦虚点。”黄少天忍不住吐槽道,叶修倒是没什么反应,听着熟悉的事情有种听回忆录的感觉,还挺不错。

“‘我靠?不是吧,Z字抖动?’蓝河惊叫。”

读到这里张新杰顿了一下,在场的都是荣耀技术顶尖的人,自然知道Z字抖动是多高的操作技巧,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但对于网游中的玩家来说还是难得一见的,也不怪蓝河他们那么惊讶,如此高水准的操作技巧,一旦打出来非常容易暴露身份,不过叶修也从来没有特别掩饰过身份和技术就是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副本的内容了,张新杰本着既然读了就要一视同仁全部认真读完的准则稳了稳语调念了下去,空气中一时安静得只能听见他的念书声。

“咔啦——”

门把手被转动开来,这声轻响使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了门口,包括张新杰也稍微停顿了一下扫了他一眼。
一时间承受了那么多道目光的肖时钦有点发懵。

“肖队回来了?张副已经读到三十多章了。”喻文州招呼大家回神,同时笑着对肖时钦点了点头。

“那么快?那张副继续吧,我回来的真是时候。”

张新杰点了点头继续读了下去,大量的副本描写让这群职业选手听得有些无趣,黄少天已经开始扭身捣鼓叶修了。

“叶修你说实话你那段时候下了多少副本,他总不会每个都像这么描写一遍吧那得读到猴年马月啊,这个副本都读了十几章了我擦嘞什么时候能完啊……”

叶修推手拍开他,自个往旁边挪了挪,
“我怎么记得,你记得你说过多少句话吗?”

“安静。新杰你继续念。”
眼看黄少天愣了一秒刚要张嘴回击,韩文清率先开了口阻止了一场垃圾话对喷,估计是看不下去这俩人了。

“ ‘干嘛?他准备飞过来啊?’雷鸣电光抓紧时间吐槽。
结果……
‘他飞了,他真的飞了。’雷鸣电光泪流满面地叫道。”

“噗,我说张新杰,这话你读出来我们真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啊。”方锐叹息着摇摇头道。

又耐着性子读了几章,终于,这个副本有了接近尾声的意味,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似是也松了口气。

“ ‘他技术很好我承认,但能靠输出拉这么稳,攻击绝对也不低,他那把战矛你们谁认识?’
蓝河问。
‘不认识,长得怪怪的,像个大蒜。’雷鸣电光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像大蒜,这个雷鸣电光是谁,是我们蓝溪阁的吗,小许你回去带我认识一下这个比喻我给满分哈哈哈哈!”
黄少天听见大蒜的时候就喷了,周围人也或多或少在小声憋笑抖动肩膀,魏琛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道:
“你别说,这小子比喻还挺贴切,这么一想确实和大蒜有点像。”

一片人捶桌笑。

‘‘ 强力蛀丝他本来就只需要24个,叫到72就是为了留个还价空间,盘算了那么多,结果现在人家又心甘情愿地真给了72个。白给谁不要啊?叶修不客气地就收下了。”

张新杰话音未落,那头黄少天已经拍案而起了
“叶修你坑了我们蓝溪阁多少材料啊,我们小许那么纯真一孩子你好意思坑人家吗还心甘情愿我呸!”

“本来嘛,你情我愿,我又没逼迫他们。”叶修无所谓地怂了怂肩,斜眼看向许博远,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许博远果断跑到自家队长和副队身边待着了。

“ ‘哎哎,要不用美人记吧,赶快通知老大让他派几个美女过来。’
雷鸣电光说。
‘咳咳。’有人发出咳嗽声。
‘然后配合知月行动。’雷鸣电光补充。
‘……’知月倾城对此很无语,只是望着君莫笑还没完全消失的身影。”

“喻文州黄少天你俩瞅瞅你们蓝溪阁这都什么思想,队里没姑娘就算了,公会的姑娘都用来施美人计了?”叶修毫不客气地指指点点道,一旁作为另一当事人的许博远清了清嗓子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叶神,这只是雷鸣他一人一时嘴快罢了,知月盯着你看是另有原因的,我们当时不是不知道是你才在乱猜嘛。”

接下来的剧情涉及到蓝溪阁的内部矛盾,张新杰考虑到许博远的心情压低了点嗓音念,许博远冲他感激地点点头。

但是紧接着后面读到霸气雄图的夜未央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 ‘冰晶十字架,橙武啊!’
叶修说。
‘哇,果然是高手,有眼力!带我一个吧!’夜未央大赞。
‘我们不要牧师。’
叶修说。”

这句话从张新杰嘴里有条不紊地念出多少有点诡异,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没敢笑出声,毕竟前面叶修已经来过这么一句了,想来也是有了心理准备。

听着张新杰一字一句开始读霸气雄图的血泪史,在场的人都忍住没去看韩文清那黑成锅炭的脸。

“坑完蓝雨坑霸图,真是完全不吃一点亏,下一个是哪个倒霉催的?”
吴羽策轻哼一声小声嘀咕道,啧,踏破虚空当时也是没好到哪儿去啊。

“ ‘听说才来一天就把你气得够呛?’
唐柔显然在楼下听来不少新闻。”

“呦呵,到唐柔妹子了,张新杰大点声念,我们来仔细听听叶修是怎么拐到那么个天才的!”

听到唐柔的名字,王杰希也集中注意听了一下,这也是自己曾经看好过的新人苗子,可惜给叶修抢先一步了。

“ ‘操作倒是挺快的,但左右手之间的协调性一塌糊涂,视角快速转换时的适应性和判断力基本为0,对装备、对技能的了解远远不够,实战经验少,打法固化,这样还算会玩?这个水平,想打败我的话,再过一百年吧!’ ”
叶修对于唐柔的一番评价着实令人心服口服,从刚刚一连串的描写可以看出唐柔一开始是真正的新人小白,但是在场的绝大多数人看见的唐柔早就不是小白了,是拥有绝对战斗能力的攻坚手,短短一年,叶修到底做了什么帮助她改变如此之快?值得各队队长借鉴学习。

然后是一些对于唐柔的勇猛性子的描写,在场人听见她和叶修打了十几场次次都被秒杀以后不禁为这个姑娘拘了把心酸泪,居然没被打击到哭,果然适合玩战斗法师这类强硬派角色啊。

“我那是在教导她,小唐那个性子就得用激将法,你们看看她现在不挺好。”

……

一众人无语,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谁也没话说了不是。

“ ‘对了,那个你经常讲的,你说是最厉害的,什么神的那个?那是什么职业?’
唐柔问。
‘斗神一叶之秋!’
陈果脱口而出,说出来的一瞬间,神色却黯淡下来。”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前面因为叶修退役的真相那段已经让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刚刚回温这下又转回来了,着实让人有些吃不消。

张新杰念完这一章的最后一句,抬眼扫了下在座异常沉默的各位,扬了扬手中的平板道:

“我去喝口水,下一个谁来?”